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陈瑞华教授质疑《监察法》草案 纪检部门喉舌回应

November 13, 2017

章立凡‏认证账号 @zhanglifan

【纪检部门喉舌发声了】关于对北大陈瑞华教授《<监察法>草案存在的七个问题》的回应  http://mp.weixin.qq.com/s/pZeDxNVX96ED1WMfLHvtsw …

陈瑞华:《监察法》草案存在的七个问题https://twishort.com/5pDmc  

重磅!关于对北大陈瑞华教授《<监察法>草案存在的七个问题》的回应 |699

2017年11月7日,中国人大网首次全文公布《监察法》草案,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近日在网上看到北大陈瑞华教授《<监察法>草案存在的七个问题》一文,在网络上广为流传,也引发了一些争议。其主要观点包括:

陈瑞华教授是北大的名师,也是法学界的大牛,他在法学方面取得的成就令人敬仰,陈教授的七点问题,的确非常给人启发,我也十分敬佩陈教授积极参与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责任心和使命感。不过对于其提出的几个问题,作为学术探讨,也想谈谈自己的不同看法。

第二个问题,关于向不向人大报告工作的情况。

首先,监察法(草案)中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委员会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负责,并接受监督。

个人认为:报告工作只是接受领导和监督的一种形式,并不是说接受监督就一定要报告工作,不报告工作就不是接受监督。其次,监察法(草案)第五十一条也明确规定: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以听取和审议本级监察机关的专项工作报告,并组织执法检查。不是说只有在大代会上向代表宣读才叫报告工作,草案中事实上并没有否认监察委向人大及其常委会报告工作的义务。

第三个问题,陈教授指出:监察委员会对人大及其常委会进行监察,违背人民主权原则。

个人认为,这里面应该区分两个概念,对组织进行监察和对个人进行监察。国家监察委作为最高监察机关,其监督对象是所有公职人员,当然也可以监督人大及其常委会成员。

但是与此同时,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作为组织整体,属于我国的权力机关,作为一个组织,又可以监督国家监察委员会。不能将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与人大代表及常委会成员相混淆,一个是组织,一个是个人,理解了这个,我想自然就会明白这跟人民主权原则不相违背。

第四个问题,关于监察委进行涉嫌职务违法和犯罪调查的措施,是否应该受刑事诉讼法的约束问题。

首先,这个在进行监察委员会试点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在关于试点的决定中明确说明:在试点工作中,暂时调整或者暂时停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条、第十八条、第一百四十八条以及第二编第二章第十一节关于检察机关对直接受理的案件进行侦查的有关规定……其他法律中规定由行政监察机关行使的监察职责,一并调整由监察委员会行使,所以说试点期间,不存在这个问题。

其次,关于试点以后是否存在这个问题,监察体制改革是一项关系全局的改革,很多现有的法律法规都要进行调整,新制定的监察法将来肯定是属于与刑法、民法等并列的基本法范畴,关于监察的基本程序规定,监察法中已经做出一些规定,将来肯定还会根据实际情况制定监察程序方面的法律法规,这些恐怕都不是刑事诉讼法所能调整的范畴,有关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也要做出必要的修改和完善,用现行刑事诉讼法的条文来简单的套用变化了的实践,就如同削足适履一样,明显不太合适。

第五个问题,其实道理跟第四个问题也是一样的。

试图拿着现有的基本法框架去约束监察委,所以就觉得监察委收集的证据倘若不正当或者非法不受监督。

但是监察法(草案)中明确提出了有关证据收集的规定,第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三款明确提出,监察机关在收集、固定、审查、运用证据时,应当与刑事审判关于证据的要求和标准相一致。以违法方法收集的证据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案件处置的依据。

而且我相信,虽然监察法目前只是草案,但是正式文件中应该会保留这样的表述,将来在实践中,肯定还会再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我们之所以要制定监察法,其本身就是要对监察机关的监察范围、职责权限、监察程序等各个方面做出规定,这是立法的目的之所在,也是国家监察法的灵魂之所在,所以这个担忧应该不是问题。

第六个问题,关于律师介入的问题。

草案中没有提及,但是在中央发布的关于三个地方的试点中曾说过也加强相关方面探讨,这个我们先姑且不论,但是有几点还是要注意:

首先,律师不介入调查但是完全可以介入司法审判环节,如果公职人员涉嫌犯罪,待相关问题调查清楚后,按照有关规定,由检察院提起公诉,交法院进行审判,审判环节完全可以请律师介入。

其次,无论律师介入不介入,都没有剥夺被调查人的辩护和申诉权,这个监察法草案中也是明确规定的,公正而论,不能说律师不介入,就剥夺了辩护权和申诉权,这应该属于不同的问题。

再者,就是按照现行司法有关制度,我们在公安机关进行犯罪活动的侦查环节,也没有允许律师直接介入的,而是待问题侦查清楚后,正式移交给检察院后才允许律师介入。

换言之,律师必须自人民检察院对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才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案卷材料。

第七个问题,关于监察委留置点的要求。

在监察法草案中,只是规定留置在“特定场所”,虽然没有对“特定”做出详细规定,我想这主要是因为监察法是基本法,不可能事无巨细都做出明确规定。

在前期中央有关部门关于监察委员会的试点工作综述当中,对留置及留置点等都提出了明确要求:

要细化审批权限、工作流程和方式方法,把纪委原“两规”场所、公安机关看守所作为留置场所,对留置折抵刑期、异地留置进行探索,做好留置案件调查与审理工作对接。

这里面,首先,无论中纪委对“双规”还是未来监察委对“留置”的使用都不是随心所欲的,都是有严格规定的,要经过严格审批的;

其次,对于留置点也是有明确规定的,就是至少是原“两规”场所的标准或者公安机关看守所的标准。当然了具体的标准估计是等监察法颁布以后再根据宪法和监察法的要求,结合实践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因此在监察法(草案)中没有体现,并不是说就不做规定了。

而且需要注意的是,留置地点与留置期间的调查措施也是两个概念,刑讯逼供等在监察法中已经做出明确禁止。

一部监察法的出台,凝聚了无数法学专家和公职人员的辛苦和汗水在里面,正因为监察体制改革事关全局,事关中国未来的政治清明,事关百姓的幸福安康,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事关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腐败人人痛恨,但是如何真正能够反腐败,真正彻底根除腐败,事关每个人,所以所有关心和支持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人都值得尊敬。

其实目前《国家监察法》尚处于征求意见阶段,其中难免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关于监察委员会的监督范围,包括公职人员内涵的界定;关于监察委的职责权限;关于派出机构的范围,包括检查法中是否应该对预防腐败和加强腐败的宣传教育做出规定等都值的好好探讨和交流,有陈教授这样的专家参与,肯定是一件幸事,无论从国家还是个人,都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进来,都希望更多的人提出宝贵的意见。真理越辩越明。

我不是研究法学的,所思所言不对之处,还请陈教授海涵。

欢迎理性评论。

来源:微信公号我们都是纪检人,文:纪清源。欢迎原创稿件,采用就有奖励,邮箱:wesword@qq.com。【2017年度原创作品699】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