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叶利钦:我们以安葬牺牲者的方式,为前人的过失赎罪,为无耻的犯罪忏悔,也为我们所有的人忏悔

November 7, 2017

2017-11-06 新天地杂评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于圣彼得堡举行的沙皇葬礼上为暴力革命给前苏联人民带来的世纪伤痛公开忏悔。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对人类反思暴政极具借鉴意义,故一并引述:

 

亲爱的公民们:这是历史性的一天,杀害俄罗斯帝国最后一位沙皇尼古拉二世和他家族的事件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对这个极端残酷的犯罪,我们长期以来保持沉默,现在必须说出真相。

 

叶卡捷林堡的屠杀,已成为我们历史上耻辱的一页。现在我们以安葬牺牲者的方式,为前人的过失赎罪,为无耻的犯罪忏悔,也为我们所有的人忏悔。因为不能为这样的犯罪辩护,再不能为政治目的与愚蠢的暴行开脱,我们再不能自我欺骗。处决罗曼诺夫皇族的事件,造成了俄国社会的分裂,后果留给今天。安葬叶卡捷林堡牺牲者的遗骸,是人类正义的审判,是民族团结的象征,也是为很多人共同参与暴行的赎罪,我们所有的人都要为民族的历史承担责任,这是我作为总统和个人今天必须在这里的原因。我在被残酷杀害的牺牲者的灵前鞠躬致敬。

 

建设新的俄国,我们必须依靠她的历史传统,俄国历史的许多辉煌篇章,与罗曼诺夫王朝密切相关,但是和尼古拉二世名字相联系的,也有惨痛的教训——企图仅仅依靠暴力和毁灭去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我们必须终结这个世纪,对俄罗斯来说,这是一个血腥的世纪,俄国失去和谐的世纪。伴随这个终结的是不分种族、宗教和政治信仰的忏悔,这是我们的历史机会。在这二十一世纪的前夜,必须为我们的后代著想。让我们悼念死于暴行和仇恨的无辜牺牲者,愿他们的灵魂安息。

 

叶利钦的忏悔却姗姗来迟,距离血腥的暴力革命已经过去了85年。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第一次公开承认共产革命给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对俄罗斯来说,这是一个血腥的世纪,俄国失去和谐的世纪。伴随这个终结的是不分种族、宗教和政治信仰的忏悔,这是我们的历史机会。”叶利钦从真相、暴力和制度的高度发出警告:“为前人的过失赎罪,为无耻的犯罪忏悔,也为我们所有的人忏悔。因为不能为这样的犯罪辩护,再不能为政治目的和愚蠢的暴行开脱,我们再不能自我欺骗。”

 

叶利钦所说的 “愚蠢的暴行”,曾经被当局隐藏了80年之久。当人们层层揭开血淋淋的历史时,发现了比纳粹更骇人的残暴屠杀。一架杀人机器被列宁轻轻转动以后,几乎打破科学定律,变成了永动机,“一个血腥的世纪”就此开始了。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之后,布尔什维克执政第一个月,死于政治原因的受害者就达数十万之多,其中尤以尼古拉二世灭门惨案凸显出一个政权的冷酷和血腥。始作俑者正是曾被尼古拉流放过三年的列宁。而那三年的流放生活,即使我们用现代文明标准衡量,也没有僭越人道的标准。

 

列宁的妻子回忆录中记载她在十九世纪九十年代到西伯利亚去探望丈夫时,发现列宁过著颇为舒适的生活,沙皇政府付给他每月8卢布,每个星期给他宰一只羊,列宁吃腻了,还用多余的骨头养了一条狗,他租一所房子与妻子住到一起,雇一个女佣,而且还可以打猎。他也可以和世界各地通信,撰写革命文章,甚至在俄国出版他的著作。所以他的妻子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是:“天哪!你怎么长胖啦!”除此之外,没有证据表明沙皇对列宁有特别的虐待。所以,尼古拉临死时都不相信会处死他,惊问“什么?什么?”

 

 

胡果·达文波特在《震惊世界的日子》一书中对沙皇一家的抄斩有详尽的描述。

 

1918年7月17日凌晨,叶卡捷琳堡秘密警察头目按布尔什维克中央指示,带领十几名枪手把沙皇一家骗到地下室集合。女孩子们赶紧把宝石等首饰塞进内衣裤中——自到叶卡捷琳堡后,许多东西都被人偷走了。与沙皇一家一起的还有他们的家庭医生尤金·波特金,宫女玛利亚·德米多娃,还有一个男仆与厨子。

 

到了地下室,荷枪实弹的士兵们走了进来。负责行刑的首领卢洛夫斯基向他们宣读:“请注意!现在宣布乌拉尔工农兵代表苏维埃的决定。鉴于你们的亲属在继续向苏维埃政权发动进攻,乌拉尔执行委员会决定枪决你们。”

 

尼古拉不相信地往前走了一步,接近口吃地问“什么?什么?”——子弹射到他的脸上,他最先被杀死。子弹首先打中了尼古拉二世,他的妻儿也随后中弹。其余被关押的皇室成员,如公爵、公爵夫人、塞尔维亚女王等,也在沙皇被处死前后,遭遇了相同的命运。

 

 

满门抄斩,毁尸灭容。遇害者有沙皇夫妇、四位女儿,一位儿子、一名御医、三名待从。被杀死的四位公主分别是:22岁的长女奥莉佳,20岁的塔吉雅娜,玛丽亚19岁,阿娜斯塔茜雅17岁,最小的王子阿列西斯才14岁。据参与者曾任驻波兰大使的沃依柯夫等人回忆说:枪决后进行了毁尸,历时三天,尸体被毁容,用斧和锯肢解、洒上硫酸、扔到了废矿井里。

 

当局为掩盖罪恶,后来把关押处决沙皇的房子彻底摧毁,连纪念女皇的叶卡捷琳堡也改名为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现在已经重新改回原名)。但后来的几十年里,不断有人秘密地寻找沙皇一家的遗骨。终于在1978年在发现灭尸现场,继而又在矿井中发现沙皇与亲属的遗骨,上面有斧剁锯拉过的痕迹。

 

出于巩固政权的需要,执政党杀戒大开,暴行愈演愈烈。为了遮人耳目,1922年,布尔什维克把别尔嘉耶夫、布尔加科夫等一百余名俄罗斯著名知识分子装上轮船驱逐出境,社会良知几乎一网打尽。为了所谓净化社会环境,列宁还下令枪毙了200多名妓女。

 

 

斯大林执掌政权以后,杀人如麻,如入无人之境,法西斯暴政达到巅峰。据王康先生的研究资料证明,从1928年开始,以“人民”、“革命”、“历史真理”、“祖国安全”、“人类理想”的名义,一场整整持续了十年的政治镇压血腥登场了。

 

 

一亿二千万农民被卷入到“集体化”的历史浩劫之中,至少有一千万农民和三百万儿童直接死于灾荒和饥饿。

 

1990年,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公布了一个数字,从1930年到1953年期间,苏联有三百七十七万八千二百三十四人死于非命。到1991年,苏联克格勃首脑克留奇科夫宣布了一个数字,从1928年到1953年,斯大林主掌大权的25年期间,苏联有450万人死于非命。历史的记录更为骇人,在斯大林大权独揽大权的25年中,死于非命的俄国人总数,下限是2200万,上限是6600万。从1937年到1938年,即布哈林被捕入狱到审判处决的几百个日日夜夜中,仅在莫斯科一地,一天就有上千人被枪毙。莫斯科火葬场的焚尸炉烈焰滚滚,不分昼夜地火化掉源源不断的血肉模糊的尸体。布哈林等高级官员大部被处死。

 

这些史无前例的暴行,一直被关在黑匣子里,直到戈尔巴乔夫执政时才由给布哈林平反开始,陆续暴露于世人。而最终解决这一问题的是主张“必须说出真相”的叶利钦。1991年8月19日,部分苏共高官企图废除戈尔巴乔夫进而实际控制苏联,但最终未遂,史称“8·19政变”。政变加剧了苏联的解体,随后苏共也名存实亡。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