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刘亚伟: “凶手”明经国与十三亿“租客”

November 11, 2017

江西赣州南康的老农明经国,用干农活的镰铲打死了乡干部卓某,这个突然爆发的血案,让我又想起来“租客”这个词。

去年4月30日,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政府,对秀英区长流镇琼华村所谓“违建”进行强拆。上传到网上的一段视频,记录了现场执法人员电击和殴打老弱妇孺的真实场景:电棒铁棍木棒乱棒齐下,再加上拳打脚踢,那些妇女孩子们龟缩在街边墙角,只能用手臂遮挡着那些落在她们身上头上的棍棒拳脚,那些打手们依然不停地毒打,惨叫声不绝于耳……

当夜我几乎通宵无眠,挨到天亮,就联系有关讲座群,当天,也就是5月1日晚上,我做了一次题为《十三亿租客》的讲座。

那次讲座引起了一些反响,“十三亿租客”——这个词也不胫而走,被许多朋友引用。高瑜老师评论说:听刘亚伟的《十三亿租客》讲座,没有一句让民众听不懂的学术专用语,但是把内容的深度涵盖了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的范畴,用最质朴的语言讲述这67年的土地政策和经济改革,是认识中国、了解中国的大手笔。

 

那天的讲座共有四个部分:一是从琼华村强拆事件谈起;二是49后的农村集体化运动;三是史上最大规模的租客群体 ;四是该摸摸公有制这个老虎屁股了。

下面摘录那次讲座的部分段落:

从4月30日到现在,两三段视频在网上疯传。任何一个人性未灭,良知尚存的人,看着那视频无法不热血贲张,真可谓是天怒人怨,人神共愤!

琼华村,让我想起了红色娘子军那个女主角吴琼花,想起了那支娘子军歌:向前进,向前进/战 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娘子军扛枪为人民/共产主义真,党是领路人/奴隶得翻身,奴隶得翻身……

记得有人曾说,江山是他们的父辈抛头颅洒热血打下来的,想变,拿三千万人头来换。

那三千万人头都是你家的吗?三千万人头又换来了什么,难道就是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吗?如果那些死去的人知道会是今天这个场景,他们还会跟着你们去打天下吗?扛枪为人民,让奴隶得翻身——这个让三千万人甘愿献出生命的理由,至今谁还记得?

想起前不久发生的温州房产土地出让金续租的事,才知道原来这土地上世世代代繁衍的国民,经过公有化之后,都成了脚下土地的租客。几千年走来走去,生于斯住于斯的土地,并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一个67年前建立的政府。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国民早已经变成了一个史上空前庞大的租客群体。

十三亿租客,这是近来他们让我们发现的一个秘密,虽然早已如此,我们浑然不觉,是他们提醒了我们。

1949之后,执政党选择了一条农业生产关系变革的道路。首先是土地改革,然后是进行农业集体化运动。到1956年,几乎所有的农民都被卷入到集体化的洪流中。1958年,全国范围内又展开了人民公社化运动,形成了“一大二公”“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体制。

地是农民的根,没了土地,生活生产的自主权完全丧失,他们就失去了根基,成了浮萍落叶。土地和生产资料集体化之后的农民,不仅丧失了土地所有权,而且还丧失了对土地的自主经营权,连种什么,那种作物中多少面积,下多少种,什么时候施肥,施什么肥,施多少肥,都要听从上级的号令。甚至连收获的果实也不能自主处理,要等到完成统购统销任务之后,剩下的才是农民自己的,剩的少没得吃实在断了顿,作为补救手段,才可以申请吃返销粮。公社化体制下的农民,已经沦为公有制权力下的集体农奴。

几十年来,当政者用政策制造了一台台巨大的抽水机,日夜不停滴从农村抽取人力和物力资源。在这个以“追求人人平等”为口号,然而又奉行“城乡分治,一国两策”的传统农业大国里,农民已经成为贱民的的代称。分配、医疗、教育、养老……哪一样为农民考虑过?

那些当年跟着打土豪分天地的民众,那些当年曾经在“今天失去只是锁链,明天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和“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口号声中,激动不已的大多数民众们,今天真的当家做主人了吗?

海口强拆事件中所谓的私建违章建筑,其问题产生还是土地公有化有关,且土地公有化是其根源。

1949之后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为何如此悲惨?原因当然很多,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被打断了私有财产权这个脊梁骨?

无数历史事实告诉人们:生命权是一切权利的源泉,财产权是实现这些权利的主要工具。没有财产权,其他权利就不可能实现。只有当一个人真正地享有归他自己处理的财产时,他的政治权力才会存在。

现在虽然承认了私有财产,但是,“对公民人权和财产权的保障是现代经济制度的基础”,这个道理还远远没有成为我们社会遵行的基本法理和准则,在现实生活中,公权力对国民人权和财产所有权侵犯的事例随处可见。

如果能够冷静地进行一些理性的思考,就会发现无论是贫富两极分化还是大面积腐败,还是上面谈到的13亿租客的现象,实在是由于一个原因,一个根源于前三十年的原因:虚幻的公有制——名义上的全民所有,实质上的权力占有。

目前的贫富两极分化、贪污腐败,都是钻了公有制向私有制转型这个特殊时期,权力对国有资产对社会财富仍具有几乎是绝对支配权这个漏洞。国民个体权利的被剥夺、国民个体安全的丧失,也正是从消灭私有制,确立公有制开始的。

寻求公平正义,这是全人类千百年来努力的目标和方向。在人类文明的漫漫路途上,人们曾经历了无数的失败,也已经摸索出一些成功的经验,取得了一些理性的共识,这就是:财产权为个人创造了一个不受国家控制的领域,限制了政府的行动范围及统治者的专横意志。财产权是抵制统治权力扩张的最牢固的屏障,是市民社会和民间政治力量赖以发育的温床。使国民人身和财产权利从专制制度的“奴役地位”、“绝对统辖权”的状态中解脱出来,从法律上得以确立和保护,无疑是现代社会经济制度得以建立的基础和首要条件。

国民的财产权在国家法律和法理体系中地位的确立,由租客变身为业主,决不仅仅是简单地对私人权益的保障,相反,以此为起点而开启的,是一种通过保障“国民个体安全”进而推进到保证“社会安全”的宪政之路。

对于这一点,我想今天已经不需要摸着石头过河了。前三十年已经有了一次经由公有制寻求公平正义的失败经验,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和我一样,都不愿意回到那条老路上去。

 

2017-03-23 14:45

 

刘亚伟,笔名亚子,山东曲阜人,北师大研究生学历。自由作家,独立学者。致力于推动中国政治制度现代性转型。近期有微讲座《自我启蒙与救赎》系列。


相关报道 律媒快讯:关注“江西明经国案”庭审 2017-09-11 律媒社 律媒观察

发表了博文《水宜疏,不宜堵——明经国案即将开庭》今天中午接到刘卫华律师电话,明经国案近期将开庭。翻出老文章《卓凡的头盔和基层干群矛盾!(3月24日)》换个标题再发上博客。我仍然坚持我的观点:水宜疏,不°水宜疏,不宜堵——明经国案即将开庭 ​​​​
【明经国案庭前会议通报】
10月13日下午三点,本人作为明经国的辩护人如期参加了庭前会议。
庭前会议中,我依法提出了公诉人回避申请,证人出庭作证申请,鉴定人出庭申请,非法证据排除申请,收集、调取证据申请,并对所有申请做了论证。同时,我恳切要求审判长在正式开庭时充分保障辩护人的辩护权利,并安排大法庭满足人民群众旁听本案的需求。审判长表示会依法充分保障。
同时我指出:庭前会议上处理的程序问题,只是初步的,一切要以明经国本人参加的正式庭审为准。庭前会议上没有提的问题,正式庭审中还可以提。提过的,也可以变更。同时期盼本案成为庭审实质化的标杆,经得起历史检验。
庭前会议在肖建国法官的指挥下依法开展,各司其职,有序进行。肖建国法官亲切,专业,文质彬彬,充分保障了辩护人的权利。对于尊重辩护人的法官,我们要用加倍的尊重回报他!
感谢您一路关注!庭前会议只是刚刚开始,一切尽在正式庭审。
特此通报。
               通报人:刘文华
               2017.10.13晚

Go Back

Comment